吕大漂亮

我的天,树洞就剩这一个了。

他们相爱很久,除却惊艳的第一面和天天泡在蜜罐中的热恋他们相见的次数并不多。可是他们几乎天天擦肩而过。
他是一个沿海省份的周边小镇的火车站站长。她是一趟短途列车上的列车员。
她路过他所在的城市,但这站太小了,她的火车总是匆匆而过,不曾停留。
当列车飞驰而过,留下长鸣时,他们彼此那么近又那么远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