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大漂亮

我的天,树洞就剩这一个了。

最近比较丧
中午拉书包拉链被纸片划伤了手,第一反应竟然是叹气,连脏话都不说了,看着划出来的细细的一道口子,好像突然明白了内心的改变。原来生活想强奸我的时候,我还会反抗,拳打脚踢,翻天覆地,生活把我摁地上了,我也能斜睨着啐他一口,最差也要多喊几句脏话,保持愤怒。现在,懒懒斜斜的自己趴在地上,生活艹起我来,连眼皮子都麻烦多抬一下,唉怎么又是你,唉,来吧来吧,快点结束拉倒,唉,怎么又不戴套,想来生活操多了也觉得怪无趣的。
混混噩噩,心里像藏着个天大的委屈,又不知道从哪开口,别人过的光鲜亮丽,风调雨顺,我这怎么都差一点,顶大的毛病,折腾的整个人都不好了,说也没处说啊,谁愿意天天听你这唉声叹气的,跟诗经似的还赋比兴,想亲你嘴嘴之前,先夸夸河边的花,又像酸不拉几的现代诗,管他说什么,想说个,啊。

评论